凌晨诡事之《你的贴画》

“前面到虎林市了,都醒一醒~”

王嘎揉了揉眼睛,拿起了还没喝完的半瓶茶派,准备下车。

王嘎因长期在公司迟到早退,上班打瞌睡,被领导派到虎林市出差跑腿签单,说起来虎林市正是王嘎的小时候经常玩的地方,只不过自从十几年前他的朋友蛋兵去世后,就再也没来过这里。

出了车站,环绕四周,这里早已物是人非,高楼大厦比原来多了不少。“早起俩小时,迷糊一整天啊~~”王嘎眯着眼睛在车站附近随便转了一会,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附近的郊区,这里有几条废弃的铁轨,

王嘎认识这个地方,这里正是他小时候常和朋友来玩的地方,他记得顺着这几条轨道一直往前走,就能找到蛋兵家。

王嘎有些怀念的笑了笑,这里残留着他儿时一段恐怖的回忆。

那天王嘎像往常一样和蛋兵在铁轨这边打闹,但是玩着玩着也不知道怎么着,蛋兵的腿被卡在了铁轨上,一开始他们也没在意,继续互锤了一阵,蛋兵这才发现自己的腿怎么也拔不出来了,蛋兵慌了神,仰天大喊:艹!完犊子啦!!!!。

和王嘎同样是小孩子的蛋兵,也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,个头已经有了一米七,王嘎立马抱着蛋兵的腿使劲往出拔,大概拔了五分钟,还是没有拔出来,就在这时,远方突然响起了一声火车鸣笛,把王嘎的魂都吓出来了,当场就尿了裤子。而蛋兵听到火车鸣笛声,也不慌了,整个人傻在了那里。

“艹!发什么愣你个傻大个,赶紧拔啊,你自己也使点劲啊!!”王嘎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,脸憋得通红。

然而火车速度很快,没一会,就看到远处的火车头已经逼近,此时的王嘎知道已经没希望了,低向头看了看蛋兵,发现蛋兵也在抬头看着他。只见此刻的蛋兵特别认真的跟他说了一句。“嘎啊,怎么你越拔卡的越紧了。”然后猛的一使劲,把王嘎推了出去,五秒钟后,轰隆隆的火车伴随着一声“完犊子啦~”就这样.......过去了。

王嘎瘫坐在地上,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蛋兵被火车撞碎了,话说也奇怪,血像雾一样,喷洒在空中,蛋兵的身体却瞬间消失了。

王嘎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场景,因为这件事,他还伤心了很多天。

在后来,王嘎长大了,因为一次出差的机会,又回到了这里。

“这这这这这” 也不知道沿着铁轨走了多长时间,王嘎来到了一片废弃的机关宿舍,他认的这里,这里就是蛋兵以前住的地方,只不过因为废弃很久了,已经认不出具体是哪家哪户了。

晃晃悠悠的,王嘎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来到了一栋特别破旧的房子前。

汪!汪汪汪汪汪!!!!就在这时,王嘎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狗叫,王嘎被狗咬过多次,因为这事还得过焦虑症。

“哎呀野狗啊~" 这一下子突然听到狗叫,王嘎吓得又尿了裤子,这已经是他长大以来,第十二次尿裤子了,王嘎想都没想,赶紧冲进了屋子把门关好躲了起来。这一关不要紧,关上以后才发现,这屋子里乌七八黑没有灯。大概过了好一会,狗也不叫了,王嘎这才冷静了下来,伸手去拉门。

“TNN的,门怎么锁死了”这一片可早就没入住了,天眼看就黑了,王嘎要是被反锁在这,那可就太可怕了。而且还要赶一会的公交去客户公司蹭饭谈合作呢,这下要是被困太久,单有没有签不说,晚饭肯定要自掏腰包了。”

王嘎又使劲跟门做了一番斗争,甚至气急败坏的用了九天雷霆蹬都没把门踹开,而且因为拆迁的原因,这里两边的窗户都被封死了,根本没办法出去。

没办法,他只能拿出了口袋的手机,借着手机的闪光灯打量这间屋子。

“这是客厅~额.....那边是卧室,哎?对了后面有个院子! 我从后门出去不得了!”王嘎心想着,于是拿着手机,借着闪光灯朝着里面走去。推开通往后院阳台的房间门,木头门早已发霉生锈了,伴随着吱呀一声,四散的霉味冲的他鼻子发痒。王嘎走了进去,照了照四周,或许是好奇心作怪,王嘎便朝卧室的床边走了过去。那边有一个床头柜,王嘎看到上面有东西,于是顺手就拿手机照了一下。这一照差点又把他吓尿,上面摆着一个小孩的照片,那个小孩,就是他儿时,被火车撞死的蛋兵!

看到蛋兵的照片,王嘎血液一下就凝固了,傻在了那里动都不敢动。此时王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跑!回过神来的王嘎转身就跑,可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,王嘎狠狠的摔倒在地上,手机也被甩到了床底下。

这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他手上唯一的光源也被甩进了床底下。

是拿,还是不拿?不拿的话黑灯瞎火,肯定出不去了,拿的话谁知道床下有什么东西呢?不过王嘎好歹是经历过几次恐怖事件的,就在他准备伸手拿的时候,手机居然响了。透过床缝,王嘎看到是领导打来的,他心里清楚,这个时候肯定是领导和自己交代合作的事情,可惜当他把手机拿出来的时候,电话已经挂断了。

“哎,到时候肯定免不了一顿臭骂了,算了,等出去找个地方睡一觉在跟领导解释吧。”

刚起身,王嘎发现正对面的墙上好像粘着什么东西。待他把手机拿起来,上面是一张贴画。看到贴画,王嘎一哆嗦,差点又爬了下去,。因为这张贴画他印象太深了,这正是当年他们搜集的贴画里最珍贵的一张,这张贴画当时是王嘎吃方便面抽出来的,后来被蛋兵偷去了。当然,害怕归害怕,在屋子里这么长时间,王嘎也恢复了些理智,这时的王嘎彻底明白了,他能走进这间屋子,绝对不是意外,那声狗叫,反锁的门,蛋兵的照片,还有这张贴画。可能是蛋兵寻仇来了!

想王嘎一生坦坦荡荡,也没做过几件亏心事,不成想,今天又遇到了这种事。

王嘎嘴里念叨着:”兵啊~当年又不是我把你推到铁轨上的,是你自己不小心,能怪得着我吗?玩不起了是吗?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,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,来啊,再干一架, 一天是大哥,一辈子是你大哥,老子啥时候怕过你!来吧!鬼东西!” 然而无论王嘎怎么喊,都没有任何回应,也没有任何东西窜出来,整个屋子除了黑,还是黑。

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王嘎有点将信将疑。“呐?兵!让你来你不来啊这是,我走了啊!” 于是王嘎小步子一点一点开始挪,终于挪到了阳台大门那里,只听吱呀一声,门竟然自己开了!王嘎整个愣在了那里,当然,也只是愣了一下赶忙拔腿就跑了。

跑出了拆迁区,看到了灯火通明的夜市,王嘎这才松了口气。这时候领导又打电话进来了,王嘎赶忙接起电话,想要解释刚才的事情。可还没等他说话,领导便急急忙忙的说到:

“王嘎你小子终于接电话了,吓死我了!你在哪啊!

“啊?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你不知道吗?你今天做的那辆公交车司机出了车祸掉水里了!没一个活得。”

“我艹真的假的!”

“唉算了你没事就好,老子可赔不起,这个月给你涨工资,你先回去休息几天吧,到时候还是回去做产品别出差了!”

说着领导便把电话挂了。

王嘎放下手机,心里庆幸辛亏被困到老房子里了没上那辆公交车。突然,王嘎感觉手背上有什么东西,伸出了手反过来看了看,那张贴画竟出现在他的手背上!
低头沉默了一会,王嘎望向那片废弃的机关宿舍,黑洞洞的,他的心里有些复杂。

“谢了!兵!”

身边来来往往都是人,王嘎朝那个没人住的地方,鞠了一躬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项已用 * 标注